鄭宗龍結婚

鄭宗龍從小就跟著家人在艋舺龍山寺附近擺攤叫賣拖鞋,在廟街成長的童年觀察到當地生活中呈現各種的人體姿態,感受陣頭文化活動影響,成為了鄭宗龍舞蹈創作中的重要元素。 鄭宗龍6歲就自行報考埔墘國小舞蹈班學習舞蹈,國中時叛逆翹課、吸毒受到2年 [2]

生平與舞蹈生涯 ·

鄭宗龍出生於台北萬華,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。曾任雲門舞集舞者。2002 年開始創作,從擺攤叫賣的萬華幼年,汲取創作靈感,作品交織街頭張力與人生百態,獨樹一幟,在

荒蕪與綠茵之間的鑰匙-鄭宗龍 荒蕪與綠茵之間的鑰匙-鄭宗龍 荒蕪與綠茵之間的鑰匙-鄭宗龍 8歲時由於太過好動,母親送他去學舞蹈。他對舞蹈沒什麼想像,卻一直跳到國中舞蹈班、華岡藝校舞蹈科、北藝

鄭宗龍 結婚。2015/9/12 · 由周元、金泰希主演的SBS水木劇《龍八夷》收視率一直維持在10%以上,穩坐同時段節目的收視冠軍,雖然此前有。找到了鄭宗龍 結婚相關熱門資訊。

當年鄭宗龍在舞蹈科追一位學姊,足足追了兩年才追到,而這兩年也正是小S暗戀鄭宗龍的時間,直到她目睹學姊跨上鄭宗龍的摩托車,整個暗戀夢這

鄭宗龍說,幸虧有印度之行,讓他終於有機會整理自己的過去。他說:「 人的心其實就像一棵樹,你沒有關心它就會亂長;你要他長什麼樣子你就要適時去修剪它。」 林懷民的導引,解放了鄭宗龍龐大的創作能量,從 2002 年開始,他的舞作逐漸受到外界重視。

作者: Dancing Box

外表帥氣十足的鄭宗龍,是現代舞界難得的偶像牌,鄭宗龍在台灣舞蹈界是備受期待的編舞家,這次在新舞台的「新舞風」要演出的作品《狄德貝許

從雲門專業舞者轉為編舞家,短短數年,鄭宗龍的作品很快就獲得德國、香港、倫敦等國際舞團的肯定。形容他的人生很「跳Tone」其實並不為過,加上他時而嚴肅、充滿哲理,時而帶點搞笑、無厘頭的說話方式,更讓人對鄭宗龍的經歷充滿好奇。

26/2/2019 · 二 二 年,林懷民將把雲門舞集交到接班人鄭宗龍手上, 這個存在近半世紀的舞團,也即將長出不同以往的模樣。 一路走來,鄭宗龍曾經迷惘, 但他對創作卻也愈來愈執著、愈來愈

鄭宗龍。(圖/王弼正攝影,鄭宗龍提供) 鄭宗龍 生於台北艋舺。從擺攤叫賣的幼年,汲取創作靈感,作品交織街頭張力與人生百態,被譽為

鄭宗龍 走出叛逆年少的新銳編舞家 舞蹈與三位貴人,救回我的人生 文 楊倩蓉 攝影 李芸霈 藝人小S曾在綜藝節目尋人單元,找到高中暗戀的學長,他就是鄭宗龍,現為舞壇最受注目的新銳編舞家。

鄭宗龍《十三聲》台灣生猛力量席捲法國、英國與瑞典3國11城 雲門舞集歐洲巡演63日、27場演出,一趟平均溫度3 C的冒險 《十三聲》 攝影-劉振祥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上任第六天,於本月六號率團展開國際巡演,前往法國、英國與瑞典等3國,共計11座城市,演出27場口碑好作《十三聲》。

編舞家鄭宗龍2020年將接下雲門舞集藝術總監職位,他說會以林懷民為典範,但用自已的方式走出屬於自己的風格。(李佳曄攝影)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將於2019年底交棒,明年起改由現任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接下雲門舞集藝術總監位置。

在舞蹈圈子之外,鄭宗龍最響亮的頭銜要數「小S暗戀的高中學長」。「他就是很高挑,然後長得又帥氣,只是覺得很喜歡他這個人」,小S曾在《康熙來了》對鄭宗龍當眾「表白」一番。儘管時過境遷,鄭宗龍的臉上還是難掩一絲靦腆。

鄭宗龍從小好動、愛玩,八歲時自己報名舞蹈實驗班,「就是想要讓自己特別一點點,」鄭宗龍說,那時學校裡有兩種班級顯得特別,一個是資優班,另一個就是舞蹈班。他開始跳舞,輕而易舉得到老師和同學

鄭宗龍 : 在印度橫跨三十歲。因為你的邀約對談讓我又再次重溫這些場景。彷彿就像昨天的新鮮體驗,雖然化為文字很痛苦,熬了好幾個看見天亮

鄭宗龍把舞作的構思、段落與細節和他們簡報與討論,也交換他們對於鄭宗龍顏色豐富舞作的意見。《毛月亮》在編曲上從Sigur Rós過去作品的基礎上,並參考鄭宗龍提供一些廟宇的音樂,有一些鐵器聲響的加入,讓觀眾置身於一個空靈卻又具備台灣質地的氛圍

林懷民帶領雲門舞集46年後將於今年底交棒,「衛報」專文報導林懷民與即將接棒的鄭宗龍,稱雲門是舞蹈界的「復仇者聯盟」,聚集了一群改變

鄭宗龍日前於光華新聞文化中心開講並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,以「編舞經驗來自市井體驗」、「我想讓舞蹈回到最純粹的模樣」恰到好處回答了這個問題。因為不論是林懷民,抑或是其繼任者鄭宗龍,在他們身上,皆有對傳統文化、土地和民俗眾生相的思考及

鄭宗龍說,幸虧有印度之行,讓他終於有機會整理自己的過去。他說:「 人的心其實就像一棵樹,你沒有關心它就會亂長;你要他長什麼樣子你就要適時去修剪它。」 林懷民的導引,解放了鄭宗龍龐大的創作能量,從 2002 年開始,他的舞作逐漸受到外界重視。

鄭宗龍二〇〇六年首次為雲門2編創,其後擔任雲門2駐團編舞家、助理藝術總監,二〇一四年當上藝術總監,明年他將接過創立雲門舞集的林懷民棒子,擔任雲門舞集藝術總監。到時候,會否沒有雲門與雲門2之分?「也有可能。

鄭宗龍這次千里迢迢從冰島帶回來Sigur Rós的音樂,音樂與肢體的競合關係,隨著舞作進行,抒情地建立起來。冷冽的後搖滾與黑夢般的現代舞,彼此交換著能量,穿透到對方的情感內核⋯原來,台灣與冰島共享著相似的島嶼性。 標籤: 雲門舞集, 毛月亮, 1Q84, 村上春樹, 雲門2, 羅曼菲, 鄭宗龍, Sigur Rós

鄭宗龍是雲門舞集2(編按: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於1999年5月創立,由十一位年輕舞者組成)的新銳編舞家,所編的舞作多次受到國內外肯定,近幾年從香港、澳洲到英國都有舞團邀他前往編舞,已成為當今最受矚目的新生代編舞家之一,甚至被傳為林懷民的

鄭宗龍 當兵時因脊弓解離,必需開刀補骨與鋼釘固定,因而提前退伍。至今鋼釘仍在體內的他,每逢天氣變化與情緒不穩時,身體仍會隱隱作痛。即便如此,他仍選擇舞蹈,無論是作為舞者或編舞者,都將是他終生的職業。在鄭宗龍豐富的舞台表演與

巧合般,總在奇數年接到訪問鄭宗龍的任務。從2015年的《來》、2017年的《捕夢》到2019年的《毛月亮》,也恰好是他剛任雲門2藝術總監到即將接棒雲門的時間。每回見面的熟悉感,是他透過創作看進靈魂深處的堅持不變,更逐漸以溫潤光暈向身邊的人感染出去,如同他對月亮的形容「溫暖,而非

13/2/2020 · 雲門舞集於法國時間12日晚間在巴黎國立夏佑劇院(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Danse Chaillot)首演新藝術總監鄭宗龍作品「十三聲」,全場座無虛席,喝采聲不斷。(劉振祥攝/雲門舞集提供) 雲門舞集於法國時間12日晚間在巴黎國立夏佑

23/11/2017 · 鄭宗龍於2012年前往紐約研習,當年他的「牆」在紐約演出,國際媒體紐約時報評語寫下:「鄭宗龍導入截然不同的動作語彙,輕盈巧轉,如芭蕾般

鄭宗龍和陶冶都是天蠍座,兩人在編舞的審美與想像力上很有共通感,從創作理念到藝術理念,有聊不盡的話題。《交換作》就是二人聊出來的一台演出。 作為上海國際藝術節參演劇目,11月7日-10日,《交換作》將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連演5場。

這次澳門演出,鄭宗龍以「編舞減法」大幅度的改動和調度,是目前看到最精煉的版本,相對於 2016 年滿台流瀉不斷而激昂澎湃的音樂、錄像和人聲,這一趟密集的聲光舞影鬆開了,拋出了恢宏的氣度!

」鄭宗龍說,「十三聲」也代表著一個人或一個社會下的各種面孔,展現各式形形色色的流動情感,更重要的是想傳達純粹又在地的台灣庶民的集體

23/2/2020 · 編舞家鄭宗龍新作《毛月亮》請到冰島搖滾天團 SIGUR RÓS 譜曲,邀集服裝設計師陳劭彥、藝術家吳耿禎等好手一同打造視覺;張狂肢體流露著科技魅力,期待台灣新一波舞蹈會長成何種樣貌的觀眾,這或許是你的命定之作

2012年林懷民開口請鄭宗龍擔任雲門2助理藝術總監時,他有那麼一刻夢想成真的感覺。就那麼一句話,夢想就成真了,然後喜悅就不見了,長長的期待就結束了。因為這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。鄭宗龍曾經想反悔,但現在他將帶著為雲2編創的新作《十三聲》,登上國家戲劇院舞台。

鄭宗龍偏好快速動作,往往驅策舞者汗流浹背,卻又得不時在流動身軀裡埋伏瞬間轉換的核心動力,好比出神入神瞬間,形影恍惚,意識迷離。論者以為,這亦是鄭宗龍尋找自己舞蹈語彙的潛勢,但他未曾言明。

26/9/2019 · 他給雲門舞集的最後一份禮物,就是在今年底退休時,盡可能順暢地交棒給鄭宗龍。林懷民指導鄭宗龍多年,看著他從一名舞者發展成編舞家,在2014

作者: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

鄭宗龍身上有一股優雅的浪蕩江湖氣,獨行市井中,不語的模樣深沈肅殺,但路經廟宇時必然的駐足、合掌頷首,虔敬有禮;迎面市場裡招呼叫賣的大媽大嬸時,他的好嘴問候與條直古意的笑,更讓人想起,他的確從小就在艋舺街頭幫忙家裡擺攤做生意,最生猛的

十三聲 | 鄭宗龍 from Cloud Gate 2 Plus 2 years ago 「十三聲」探掘台灣古老的文化記憶,特別是那些俚俗的,充滿溫度的,卻又在時代洪流中逐漸凋零的。 然而,不只是土地庶民鮮明的色彩,更是與外來文化和現代撞擊燃出的新花火

2020年鄭宗龍將出任雲門舞集藝術總監,春天即率團前往巴黎、倫敦、斯德哥爾摩等法、英、瑞典的11個城市巡演28場。 製作名單 林懷民為雲門資深舞者編作《秋水》 陶冶為雲門舞者編作《12》 鄭宗龍為陶身体舞者編作《乘法》 照片拍攝|劉振祥 贊助單位

「十三聲」是一位60年代,在萬華街頭賣藝的傳奇人物,像過往兒時廟埕上,表演著胸口碎大石的賣藥郎。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,將母親記憶裡的人物巧妙編成新舞作《十三聲》。他說,以前的萬華居民有聽聞

15/2/2020 · 雲門舞集由新任藝術總監鄭宗龍領軍,率舞者於法國時間12 日晚間登上法國巴黎的國立夏佑劇院,演出鄭宗龍編創的舞作「十三聲」。(圖/中央社

2015 年是雲門劇場元年 雲門 2 的春鬥則是開幕表演 所以當初我一看鄭宗龍今年的作品取名 《來》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:「嗯(頻頻點頭),他果然是雲門 2 的總監。」 鄭宗龍本人有沒有這個意思我不知道 但這支舞的名字 初初瞧見 會覺得主題可能跟迎接訪客有關

2019舞蹈秋天 雲門舞集 陶身体劇場 林懷民 陶冶 鄭宗龍 EXCHANGE a collaboration between Cloud Gate and TAO Dance Theater 雲門舞集 陶身体劇場 備受國際尊崇的編舞家林懷民,今年年底將從他創辦的雲門舞集退休。以往雲門演出的都是林懷民的作品,告別

究竟人的身體和現代科技,誰才是真正的主角,這也正是雲門舞集接班人鄭宗龍 ,想喚起觀眾思考的議題。由國家表演藝術中心,三館共製的新作品

編舞家鄭宗龍2020年將接下雲門舞集藝術總監職位,他說會以林懷民為典範,但用自已的方式走出屬於自己的風格。(李佳曄攝影)

作者: 江昭倫採訪

台灣雲門新任總監鄭宗龍領軍 舞作轟動法國、英國、瑞典 雲門將於歐洲演出《十三聲》及《微塵》 (台灣英文新聞/劉怡均 台北綜合報導)台灣雲門舞集前往法國、英國與瑞典演出《十三聲》,法國瓦朗榭納國立鳳凰劇院總監自信表示,「《十三聲》一定能轟動全法國!

隨著鄭宗龍接任雲門舞集藝術總監的消息在各大媒體陸續曝光,對於這重責大任,鄭宗龍不僅沒有感到畏懼,反而展現了新生代領導者必備的宏觀視野,「在這個年代裡,大家受的教育與成長環境都比上一代更為相近,但每個人也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,對舞者來說

鄭宗龍的舞作構成偏向流動與速度,尤其偏好快速動作,往往驅策舞者汗流夾背, 似螺體周旋,但又要求舞者穩定重心,在身軀裡埋伏瞬間轉換的